第十二章 讨论人生与理想

  千钧一发的时候,saber的细微偏转动作还是被lancer看到了,避开了要害部位。  “被你躲过去了呢,saber!”  逆转因果。  顾名思义是将事件的结果直接牵引到敌人的身上,触碰到了因果律的领域,而在这个过程中会对周围的时空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这是违背物理定律的招式,对身体的负担极大,即便是lancer本人也必须借用手中的宝具才能打出的必杀一击。  可是,这种几乎必死的攻击还是被saber躲过去了。  saber之所以能强行避开心脏部位,也是多亏了她b级的幸运值以及a级的直感,在周围的时空产生变化的刹那便反应了过来,利用剑刃挡开直刺心脏的这一结果。  “逆转因果……阁下是爱尔兰的光之御子吗?”  saber捂着受伤的肩膀勉强站起来,伤口部位缠绕着诅咒一般的红色电流,持续破坏着身体,刚才真的是凶险万分,反应再慢个半拍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嘁!”lancer苦笑着摇摇头,“搞砸了呢,如果使出这招无法造成必杀,结果就相当不妙了呢。”  每一位英灵都是由人类的英雄死后转换而来的,即便生前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典故,死后也会被挖掘记载到典籍之中,只要顺着历史典故就能找到他们的弱点,这也是sarvent之间的战斗不敢轻易动用必杀技的原因,每一位英雄都有自己的成名技,成名技的亮相等同于告知了对手自己的身份,如果无法一击必杀,局面就会变得对自己不利。  “我家雇主胆子很小,说‘如果枪技被躲过去了就回来吧’。”  lancer打算撤退了。  “你要逃走吗?”  saber追问道。  “要追上来也无妨……”lancer停住了脚步,回头瞟了一眼saber:“但那个时候要抱着必死的觉悟!”  说完这句话,lancer跳上庭院的围墙,几个闪烁消失在夜色之中。  “等等,lancer!”  看到负伤的saber竟然还想去追lancer,卫宫士郎连忙跑过来。  “喂,你没事吧?”  saber肩膀附近的伤口以R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破损的盔甲也在魔力的作用下自动修复完好。  “……你……到底是什么人?”  卫宫士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如你所见,是从者saber,所以就叫我saber吧。”  saber微笑着道。  “我叫士郎……卫宫士郎。”  卫宫士郎有些害羞地自我介绍道。  “卫宫?”  听到这个姓氏,saber想起了一些往事,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她的master也是卫宫姓氏,事情断然没有这么巧的。  “这个家……不……我想问的不是这个……”  士郎搔搔后脑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  “我知道,你不是正规的master吧?但尽管如此,你也是我的master。”  “等等……一上来就叫什么master不是很奇怪吗?”  “那就叫你士郎吧……嗯,我喜欢这个发音。士郎,为我疗伤。”  saber捂住伤口请求道。  “诶,对我说的吗?”士郎一愣:“不好意思,那么复杂的魔术我不会……”  “那么,我就这样上了,外面的敌人还有一个,再战斗一次应该没有大碍。”  saber跳上屋顶,确认了一下魔力传来的方向,纵身跳下去。  ……  另一边,心中岔岔不平的凛已经来到了卫宫家附近。  “可恶!那个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呀,怎么可以轻而易举地夺走女孩子的初……啊啊……”想到生气之处,凛胡乱揉了揉头发。  由于她太过投入于自己的思绪,完全没有留意到外界正有一股强大的气势朝这边扑来,等她回过神时,一道蓝色的倩影从天而降,无形的剑当头劈下,劲风扑面。  “什——”  凛大惊失色,反应都来不及,眼看就要被一刀两断,隐藏在附近的欣然瞬间移动到凛的面前,伸手拦住了saber的斩击。  叮——  刀刃砍在对方的手臂上就如同砍在钢铁上一样,不,更准确来说,这一刀并没有落实,似乎被无形的空间给拦下来了,saber借力弹开。  “你是什么人?”  目光落在眼前的少年身上,少年与她身高差不多,铠甲乌黑发亮,款式很奇怪,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目光如鹰隼。  “archer?!”  看到挡在自己面前三米之外的背影,凛惊呼道。  “唷,master,没受伤吧?”  欣然回头露齿一笑。  “哼,我才没那么弱!”  凛涨红了脸,偏转过脑袋,心中其实非常感激archer的出手相救,但之前的事情还让她耿耿于怀,道歉的话语说不出口。  “哎呀、哎呀。”知道凛是死鸭子嘴硬的类型,欣然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而是重新将目光投向前方的saber,“我骄傲的骑士王唷,你就是这样对待未来的盟友的吗?”  “既然你也是sarvent,那就请你倒在这里吧!”  对方类似空间魔术的技能让saber深感意外,但考虑到自身超高的对魔力,一般的魔术都会丧失作用,saber摆出起手式,打算展开一轮强攻。  这时候,从屋内冲出来卫宫士郎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连忙大声阻止:“快住手,saber!”  一道红光从他手背上的咒令扩散而出,当触碰到saber时,她的身体立即被法则束缚住,无法展开攻击,saber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向士郎。  “你疯了吗,士郎?!”  士郎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做出了何种愚蠢的事情。  “等等,saber,我这边还完全摸不着头脑呢,既然叫我master,至少也说明一下啊!”  “敌人就在眼前,说什么傻话!”  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欣然走到动弹不得的saber面前,摸了摸她头上的呆毛,然后所有人都愣住了,欣然耸耸肩。  “嘛嘛,不要那么紧张,我们进屋喝杯茶吃个包,一起讨论下人生与理想吧~”
第十二章 讨论人生与理想
侵略二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