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二次动用咒令

  被夺走初吻所造成的强烈眩晕感侵袭凛的大脑,浑身乏力的凛差点一头栽倒下去,被眼疾手快的欣然搂住。  同样的,强行突破契约的禁锢做出僭越举动的欣然也承受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理折磨,不过,好在他经历了太多的大风大浪,这点程度的心理折磨可以自动无视了。  世界的魔术师并不把sarvent当人看,需要的时候就奴役,不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用来牺牲换取战果,即便凛还很单纯,没有形成这种观念,但她骨子里确实没将欣然当作同伴,驱使的时候向来理所当然。  安静的客厅,两人相互抱在一起,欣然正为自己跨出这艰难的一步而感到沾沾自喜,忽然感觉到凛的身体在轻微颤栗,并且从她的小嘴里吐出意义不明的咒文,立即明白她想要干什么了。  “master!”欣然大惊失色:“stop!不可以再用咒令了!”  “吵死了!”凛完全听不进去,大声咆哮道:“从这一刻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靠近我周身三米之内!”  红光闪过,规则的力量铺天盖地地涌来,一下子就包裹了欣然的身体,强制分开他与远坂凛,最终停在三米之外的距离。  “……”  欣然愣愣地看着这三米的距离,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这混蛋就留在家里好好反省吧!”  说完这句话,凛擦掉眼角的泪水,气呼呼地出门了,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去卫宫士郎的家确认他的安危了。  被人两次动用令咒的力量来禁锢,说实话,这种感觉已经不是“不爽”可以形容的了。  “master唷,你就那么喜欢卫宫士郎么?”  空荡荡的房间,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心在法则的作用下传来一阵阵的自责绞痛。  凛手中三次令咒的机会还剩下一次,用完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没人知道,最大的可能是被这个世界的法则当成已故的英灵纳入圣杯,或者排出这个世界。  烦躁的欣然直接剖开胸口将心脏挖出来捏爆,修复之后,这种自责感才消除下去。  没有人能阻止他达成目的!  原剧情中,为了彻底抹杀目击者,卫宫士郎苏醒之后遭遇了lancer的二次偷袭,生死关头激活自家法阵召唤出saber才逃过一劫,saber感应到周围有另外一个魔术师的存在,冲出去展开攻击,被archer挡下来。  而没有身为archer的自己在身边,凛绝对躲不开saber的突袭。  意识到这一点,欣然苦笑一声,身体化为虚数,消失了在房间之中。  ……  从鬼门关兜了一圈的卫宫士郎拖着乏力不堪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躺倒在客厅的榻榻米上面大口喘息,脑子中情不自禁地回忆起在C场上看到的那一幕。  “那个黑衣少年还有那名蓝衣男子……到底是什么人,太不正常了!”  他抚摸胸口部位的血渍,被长枪贯穿的痛楚还残留在灵魂深处,绝对错不了,他当时确实被贯穿了心脏,被人当场杀死了!  “但是……我还像现在一样活下来了……是之后赶来的人救了我么?”  他只能模糊地记住那个血红色的吊坠、双马尾、红色衣服等事物,以及某个女孩子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声。  “……那人究竟是谁?”  这时候,连接屋顶的铃铛被摇响,卫宫士郎本能地抬头看向天花板,高举长枪的lancer从天而降,枪尖泛着森冷的光泽。  仓促之间,卫宫士郎就地一滚,险之又险避开lancer的偷袭,并一把握住矮桌上卷成管状的图纸。  从地板上拔出长枪,重新抗在肩膀上,lancer有些无趣地叹口气:“啊啊,看到的话应该会很疼,我是替你着想。”  卫宫士郎双手握住管状图纸,将它当作武器,与lancer保持对峙。  “没想到一天之内要杀同一个人两次,无论何时,人生都是这样残酷血腥吗?”  长枪舞动两圈,枪尖对准士郎,lancer说道。  “同调,开始!”  见对方已经摆开阵势,事情肯定不会善了,卫宫士郎动用了自己唯一掌握的魔术——强化魔术,可以掌握物体的材质构成,注入魔力进行一时的增强。  白色的魔力顺着双手的魔术回路注入管状卷纸中,卷纸也泛起白色的光芒。  “哦?”感应到卷纸上的微弱魔力,lancer微微一楞,嘴角勾起弧线:“这次不要犹豫哦,小鬼!”  虽说lancer是比较好战嗜血的英雄,但他本人并不喜欢滥杀无辜,尤其是杀死毫无反抗之力的普通人,但master的命令无法违背,即便是不愿意也必须严格执行。  “构成材质,补强!”  第二道魔力顺着魔术回路注入卷纸中,卷纸的硬度立即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lancer大喝一声,闪着血红色光芒的枪尖撕裂空气朝这边刺来,最为基础的突刺枪术,并没有瞄准士郎的要害。  叮——  从卷纸与枪柄的接触点爆发出火花。  枪尖擦着士郎的手臂滑出去,附着于枪尖上的劲气撕开了士郎肩膀附近的衣服,血从伤口中渗出,士郎咬紧牙齿,退后了两步。  “哦~真是奇怪的做法呢。”  lancer收枪而立,确认了刚才的魔力感应是真实存在的,他的脸上浮现出愉快的笑容。  “哈哈,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感应到了魔力,被贯穿心脏还能活着,是因为这个吗?看来能稍微找点乐子呢!”  如此说着,又是一枪刺出去。  士郎连忙用手中的硬化卷纸格挡,但还是被lancer强大的力量震飞。从地上上爬起来后,士郎撞破了长廊侧面的玻璃隔层,跑到宽敞的庭院之中。  夜空中,圆月高悬,气温很低,呼出来的二氧化碳变成了雾状。
第十章 第二次动用咒令
侵略二次元